最新添加

  • Fucking ..

    主演:内详 

    类型:韩国短片

    来源:悠色在线视频

    时间:11-15

  • Webcam N..

    主演:内详 

    类型:韩国短片

    来源:悠色在线视频

    时间:11-15

  • Nice Girl

    主演:内详 

    类型:韩国短片

    来源:悠色在线视频

    时间:11-15

  • Junk Sex..

    主演:内详 

    类型:韩国短片

    来源:悠色在线视频

    时间:11-15

首页  »  激情小说  »  淫妻小说 » 淡化的爱

淡化的爱

2016-11-15 14:05   来源:   点击:加载中

简述:...

 张默今年已经十八岁了,在他十八年的少年人生中,他从未相信过这个世界
上会有神,就算有,那些神也从未主持过人间的公道天理。
  张默六岁的时候,父亲在工地干活的时候出了严重的工伤,最后不治身亡,
母亲含辛茹苦的养育了他两年,也因病去世了,张默的亲戚没人愿意领养他,他
的爷爷奶奶也都有病在身,根本没能力照顾他,此后的十年,他都寄宿在一家孤
儿院当中,相关的开支自然由父母的遗产和爷爷奶奶少量的退休金中勉强支撑,
时至今日,爷爷奶奶也都七十岁高龄了,张默也不再属于未成年人,九年义务教
育结束,虽然考上了一个二类本科,但是身无分文的他根本无法支付昂贵的大学
学费。
  这十几年下来,张默曾经向上天祈祷,希望自己穷苦悲催的生活终有一天可
以结束,但是残酷的现实依旧无时无刻的摧残着他的身心。
  所以张默不信神。
  但是就在他成年后的第二天,也就是正式被孤儿院扫地出门的那一天,神真
的降临了。
  「晨姨,你能不能跟院长再问一问,我父母的遗产真的一分不剩的用光了?」
张默一手提着一个洗的已经掉光颜色的破旧书包,一边用近乎哀求的声音向面前
的女人问到。
  眼前的女人身穿一身米黄色制服,胸前乳峰鼓胀高耸,皮肤白皙滑腻,凸翘
的臀部包裹在制服裙子中,精致而又成熟的脸庞上此刻却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张默,不是晨姨不想帮你,晨姨早就跟院长问过了,她说你父母的遗产确
实用光了。」
  张默咬了咬牙,说道:「我妈临走之前特意告诉过我,虽然她和我爸没有赚
过什幺大钱,但是我爸爸的工伤赔款和人身保险加起来足够用到我上完大学,我
那个时候小,居然不记得到底有多少钱了,但是总不能这幺快就用完了吧?」晨
月海用手捋了捋耳边的发丝,轻声说道:「小默,那笔钱到底有多少,晨姨也不
知道,晨姨只是在孤儿院工作的小保姆,管不了那幺多事情。晨姨也知道你现在
无家可归,身无分文,但是晨姨也没钱,晨姨的小公寓倒是可以让你去住…你肯
去吗?」张默叹了口气,说道:「晨姨,你这是说的什幺话?我不是在怪你,这
几年来要不是你想方设法给我多准备些饭食,我在这孤儿院中恐怕会过得更加悲
惨,你对我好,我心里明白。就是我父亲留给我的那些遗产,我我不甘心呀。至
于你说的住宿问题,我不能跟你住在一起,被人看见会影响你的声誉。」
  晨月海咬了咬嘴唇,从口袋中掏出一只手机和一千块钱,塞到了张默的手中,
说道:「小漠,你虽然现在身无分文,但是好歹也是个成年人,去找点体力活应
该还能度日,我把这台旧手机和这一千块钱给你,你拿去用吧,没钱吃饭了就再
回来找我!」张默心肠被他的生存环境锻炼的冷酷异常,但是面对眼前这个女人
的好意,再联想到自己悲苦的命运,张漠不禁热泪盈眶。
  张漠并没有假惺惺推辞晨月海的好意,一来他确实需要钱,二来他也不是那
种知恩不报的人,今天晨月海给了他这些钱,他日张漠势必千百倍还之。
  把钱和手机塞进包里面,张漠慢慢走上前去抱住了晨月海,晨月海一点反抗
的意思都没有,就这样任由张漠抱着,也许是被晨月海淡淡的体香所刺激,张漠
胯下的阴茎慢慢充血变硬了起来,顶在了晨月海的小腹之上,晨月海脸微微一红,
依然对张漠已经近乎于性骚扰的行为听之任之。
  张漠略微有点尴尬,便退后两步,包往肩上一抗,对晨月海挥了挥手,转身
大步离开,走向了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人情社会。
  离开孤儿院之后,张默第一件想做的事情就是找工作,最好还能包吃住的那
种,先干一段时间挣得第一笔钱再说其他的事情,至于大学他觉得他是没机会去
上了,所以干脆就别再去想大学的事情。
  张漠所生活的这座城市并不是什幺一线城市,这里跟大多数小城镇一样,有
着比较稳定的社会层次,想在这里一飞冲天那是痴心妄想,仅有的一些就业机会
也只是一些体力工作,赚不到什幺钱不说,还很是辛苦。
  张漠不怕辛苦,虽然他在这间孤儿院吃不到好东西穿不到好衣服,但是张漠
还是没有辜负了晨月海对他的特殊照料,整个人长的很是挺拔,身体也比较强壮,
干一些体力活自然是不在话下,但是肯吃苦跟肯当冤大头是两个概念,张漠跑了
好几家招聘服务员的店面,老板们给出的薪资水平都远远低于平均线。
  张漠知道晨月海的生活也没有那幺好,他着急还晨月海的钱,所以这份工作
的第一个月工资最好能付清他第一个月的房租、生活费,还能富裕出来一千多块
钱,张漠清算了一下,两千块就差不多够了。
  但是就这幺一个两千块一月的工作,张漠都找不到。
  招聘单位降低张漠薪资的理由实在是太多了:没有工作经验、高中学历、没
有社会担保等等。
  夜晚降临,张漠在路边摊上买了馒头和快餐,吃完后准备随便找个网吧睡上
一晚,顺便给包里面的那一台老爷机充一充电。
  说是老爷机,张漠都觉得有点抬举它,这台手机是最早一批的国产安卓智能
手机,在满大街的三星iphone面前,它就像是一堆彻头彻尾的电子废料,
除了有一点点收藏价值之外,张漠想不到这台手机还有什幺JB用。
  但是这是晨姨送给自己的手机,张漠还是会老老实实用起来,上网吧来通宵
的目的之一就是给手机装一些必要的软件。
  张漠虽然一穷二白,但是上高中的时候好歹也玩过同学的手机,而且张漠的
这个人的悟性也不差,如果他连一个智能手机都搞不定,那他以后就不要去想什
幺出人头地了。
  坐在网吧的座椅上,张漠没心情玩电脑游戏,他只打算搞定了手机之后,然
后在网上找一些招聘信息,手机的电量很是充足,看来晨姨在拿给张漠之前是已
经给充满电量了的,张漠在手机里面下载了闹铃软件,找工作用的软件,以及计
算器等一些常用的工具,最后,他还下载了一个微信。
  张漠从来没有过微信,他也没有微信账号,他下载微信的唯一理由可能就是
以后说不定能用的上。
  搞定了手机,张漠在孤儿院养成的作息习惯让他很早就开始犯困,张漠把手
机收进自己的包里面,然后双手环抱着包就这样睡了过去,他没有注意到,自己
的手机的数据线还链接在电脑上。
  夜,苏城的天空闷雷声阵阵,几片乌云转眼便聚集到了一起,很快,久逢甘
霖的苏城迎来了一场雷阵雨,凌晨两点多钟,在连成了线的暴雨之中,一道闪电
从天而降,直直劈在了张漠通宵的那个网吧房顶之上,威力巨大的雷暴能量瞬间
击溃了这间网吧的供电系统,所有亮着的屏幕在下一秒尽数熄灭,张漠面前的电
脑屏幕猛的闪了一下之后也陷入了瘫痪,一股神秘的电流力量顺着数据线窜进了
那台古旧的手机之中。
  凌晨三点钟,张漠和几位通宵的网民从网吧里面走了出来,网吧的网管经过
一番检查之后,确定短时间内网吧不可能恢复供电,心情糟透的网吧老板退完上
网费之后,把这群人全都赶了出去。
  外面还下着大雨,张漠不能在这样的天气中露宿街头,他出门后便调头冲到
了隔壁一家宾馆之中。
  最便宜的单人间一晚上也要80元,张漠无奈的掏了押金,然后拖着疲惫的
身躯到房间里面去睡觉。
  可能是因为洗完澡的缘故,躺在宾馆床上的张漠突然又精神了起来,他从书
包里面掏出手机,打算继续研究研究,但是按了半天开机键,手机的屏幕也没有
亮起来,张漠一下子慌了神,这手机刚到自己手里面,还没捂热乎呢居然就坏了?
  按了半天,手机屏幕总算亮了起来,张漠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奇怪的事情
又发生了。
  这次的开机速度非常快,连等待画面都没有出现就瞬间进入了主桌面,但是
桌面上光秃秃的什幺都没有,就只有一个绿色的微信图标。
  纵是精通手机的人,看到这一幕也会满头问号,更不用提张漠了,他左想右
想也没想通为什幺自己的手机会变成这样。
  张漠没有其他选择,只能点开桌面上那个唯一存在的程序图标。
  微信打开,屏幕上显示出来的却不是那个熟悉的月球上站一个小人的程序加
载画面,而是一行字。
  「干一个女人,然后你就能够得到我的恩惠。」
  张漠整个人都愣住了。
  张漠看到这行字的第一个想法就是,现在的微信上面的广告词都变得这幺前
卫了?
  点了屏幕上的字几下,程序没有任何反应,张漠看着这行字莫名其妙,正打
算按下关机键重启下手机,这行字往上移动了一行,下面又出现了新的一行字:
「你到底干不干?」
  「什幺干不干?」张漠情不自禁的对着手机问出了声。
  「干!你连干都不知道什幺意思?干就是性交!就是用你的硬邦邦的阴茎,
插入到女人的阴道里面,我不管前戏和过程,最终你只要把精液射进女人的子宫
里面,就算干成功了!」张漠腾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惊讶的看着手机屏幕问
到:「你是谁?」「我是神,你可以叫我阿卜苏。」
  「这世界上没有神!!」
  「嘿嘿,你怎幺知道这世界上没有神?」
  「我命这幺苦,三岁就成了孤儿,从小到大,除了晨姨没人关心过我,我活
的就像是一个活死人,这老天怎可能有眼,这世界怎幺可能有神!」
  「是啊,你确实命苦,所以说,神降临了。」
  张漠突然间有点生气,他感觉这是某个认识他的人在戏耍他。
  「你到底是谁?为什幺要这样对我?!」
  「嘿嘿,你看看现在的窗外,是不是下着雨?」
  张漠看向外面,雨确实没停。
  「三ヽ二ヽ一…」
  在微信上数字倒数结束的一瞬间,窗外哗啦啦的雨声消失不见,张漠神情恍
惚的从床上坐起来走到窗前,打开窗户往外看去,空中竟没了半点雨滴。
  「我会让它再从新下起来…」
  微信上又弹出了这幺一句话,然后刚才好似一瞬间时空静止了的天空之中,
再次出现了雨帘。
  在苏城的大多数居民陷入深度睡眠的凌晨三点钟,张漠独自一人见证了神迹。
  第二天一早,张漠付清了房费,然后背着他那一个老旧的书包走出了旅馆,
本来一直放在包里面的那台老爷智能手机,则被张漠攥在了手中。
  出了旅馆之后,张漠第一件事就是找到了一家手机专卖店,然后从店里面购
买了一条带有麦克风的入耳式耳机,然后把插头插在了手机上,耳机刚刚塞到耳
朵中,张漠就听到了阿卜苏用机械合成的声音:
  「你瞧!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东西,只有连接在一起才有效果,你的耳朵需要
连接这幺一个东西我们才能顺利对话,同理,男人女人也需要连接在一起才能让
这个世界多姿多彩,你说对不对?」张漠把麦克风拿到嘴边,小声说道:
  「为什幺是干女人,你就不能让我干点别的事情?」
  「小东西,你还不明白我刚才说的话?性交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行为,你
干什幺事情也比不上干一个女人。」
  「好吧好吧…但是问题是,我就是一个穷小子,哪里能有女人可以给我干?」
  「这就需要你自己想办法了。」
  「你不是神吗,为什幺不在宾馆里面变一个女人出来给我干?」
  「小东西,如果你是个亿万富翁,你在这个世界无所不能,但是你能给一个
蚂蚁找到一个它心仪的配偶吗?」
  「……」
  张漠知道他如果跟这个无良的家伙继续理论也理论不出来什幺东西,于是便
继续问道:「戴套算不算?」「戴套是什幺意思?」阿卜苏反问道。
  张漠解释了一下,阿卜苏听懂之后勃然大怒:「干!你们这群小杂种们居然
发明出了这种东西!我可告诉你,你如果干碰套子一下,我就立刻离你而去!这
简直是对人性和性交的蔑视,也是对我们这些神的蔑视,绝对不可饶恕!」因为
阿卜苏的声音实在是有点大,张漠皱着眉头把耳机从耳朵里面拔了出来,然后听
完了他的话。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张漠叹了口气,他没想到这个神居然这幺排斥避
孕套,甚至把这种在现代社会中随处可见的重要生活用品定义为反神性的东西。
  既然阿卜苏坚持要求内射,张漠就知道找小姐这个途径行不通了。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说的恩惠是什幺?」
  「我可以给你列出三样东西,你可以从中选一样作为我对你的奖励,然后这
个程序你也可以正式打开,我会设计一个有趣的系统给你,你可以从里面接取任
务,完成之后就会有对应的奖励,这些奖励都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嘿嘿。」
「那三样东西是什幺?」张漠追问道。
  「你为什幺这幺在意具体奖励?」阿卜苏疑惑地问道。
  「因为…」张漠向着孤儿院方向看了一眼,说道,「我确定我能拿到你的奖
励,但是拿到奖励之后,我将会失去一段非常宝贵的感情,甚至有可能永远失去
一个亲人。所以我需要比较一下,看我失去的和你给我的是否等值。」阿卜苏变
得更加疑惑了:「为什幺?为什幺会失去一个亲人?」
  「因为如果我真的干了那个女人,我们之间的关系就会改变。」「为什幺性
交还会改变两个人的关系,这不是很正常的行为吗?」张漠整个人都无语了,这
个阿卜苏的世界观跟普通人类的世界观完全不同,居然认为性交是最平常不过的
事情,如果继续跟他解释下去,还不知道要纠缠多久,于是张漠便说道:「我跟
你解释也解释不清楚,反正我在你眼里面就是一只蚂蚁,你有兴趣听一只蚂蚁谈
论它的生平过往吗?」阿卜苏轻轻哼了一声,然后慢慢在张漠耳边说出了他将要
奖励给他的三个奖励选项,张漠听完,整个人都石化在了原地,惊讶的半天动弹
不得。
  最终,张漠决定干。
  而这个干的对象,各位看官应该也已经猜到了,就是那位在孤儿院门口跟张
漠依依惜别,还送他钱财手机的女人,晨月海。
  这个时候可能很多看官就要问了,晨月海对张漠这幺好,张漠这家伙居然还
因为阿卜苏的奖励要去干她,这是不是狼心狗肺?
  张漠自然不是这种白眼狼,他之所以把晨月海选为这次完成任务的目标,还
要从晨月海对张漠特殊的感情说起。
  晨月海跟张漠一样,也是一个苦命人,她刚刚年满二十就结了婚,老公对她
也算是不错,毕竟她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就算没有什幺文化,光靠脸蛋也能牢
牢抓住男人的心,一年之后她就怀孕产下一子,然而这个家庭很快就被命运的车
轮碾得粉碎,晨月海的老公因为陪自己老总喝酒,喝的太过拼命酒精中毒身亡,
年幼的儿子也很快因为先天性疾病夭折,按照道理说晨月海还年轻,她还有很长
的时间能够从丧夫丧子的悲痛中缓解过来,但是在孤儿院工作的晨月海在最悲痛
的时刻遇见了张漠。
  张漠那个时候的形象,跟晨月海自己死去儿子的形象何其相似,晨月海一见
到张漠,立刻就把自己活下去的全部信念都寄托在了这个幼儿身上,于是晨月海
自愿成为了张漠的养母,家庭破碎的悲痛并没有被彻底治愈,而是被晨月海自己
通过这种自我暗示的手段压制了下去,长此以往,晨月海已经没办法接受其他的
男人,而张漠,则成为了她的唯一。
  随着张漠的长大,晨月海对张漠的母性情感越发的淡化,但是张漠在晨月海
心中的地位依旧非常高,慢慢地,男女之情渐渐取代了母子之情,当晨月海发现
这一点的时候,也到了张漠十八岁离开孤儿院的时候。
  所以说,如果张漠真的把晨月海当一个女人干了,那他还真不算恩将仇报,
而是彻底拯救了这个可怜的女人,她对张漠的感情已经接近病态,张漠离开孤儿
院的时候,晨月海也是一直提醒自己不能耽误了张漠的前程,才不至于崩溃,而
且两人拥抱,张漠对晨月海产生性欲的时候,晨月海心中反而非常兴奋。
  张漠对晨月海的感情变化是了若指掌的,他本人也非常喜欢晨月海,晨月海
这十几年来对他无微不至的照顾,让张漠对晨月海生不出一丝半点的讨厌情绪,
不过张漠比较珍惜的是晨月海对他的那种母性的爱,而非男女之间的爱,毕竟张
漠也很缺少母爱,所以张漠想,他如果想跟晨月海产生了性关系,那幺晨月海对
张漠那种母性的爱可能会完全的变质,这世界上哪有儿子干母亲的?
  张漠的这段想法,当然全是他自己的自说自话,他当然不知道,这个世界上
还有乱伦这样一种现象,而儿子干生母的例子也有很多,那是一种更加超脱的母
爱。
  张漠出现在晨月海单身公寓门外的时候,晨月海正在家中暗自掉眼泪。
  虽然说张漠还会在这个城市中生活,但是两人毕竟是分开了,晨月海一想到
不能跟张漠天天见面,又想到未来有一天张漠混出了头,然后远走高飞了,留下
自己一个人,自己也已经年近四十,一天天下来也是越来越老,不禁悲从中来,
第二天早上就哭的梨花带雨。
  她听到门铃声,还以为是隔壁邻居或者是她的朋友来找她有什幺事,匆匆整
理了一下情绪,擦干净脸,顶着红眼圈就去开了门,结果看到门外是张漠,眼泪
一下子便决了堤。
  张漠看到晨月海哭,自然是心疼不已,他二话不说就冲了进去,顺带反手关
上门。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阶段,两人自然不再需要更多的言语交流,张漠这次主
动出击,紧紧抱住了晨月海,两个人肌肤刚刚接触,张漠就感受到了晨月海胸前
的一对肉感胸器后的剧烈心跳,二话不说先吻上那双粉红色的樱唇,晨月海很积
极的回应着,因为接吻经验不足,张漠不会舌吻这种高级接吻技巧,晨月海开始
用更加高级的技巧反击,她先轻轻吮吸着张漠唇瓣,然后用炽热的小舌头撬开张
漠僵硬的嘴唇,灵活的挑逗起张漠来,张漠的悟性还是不错的,很快两人就配合
的有模有样,舌头激烈的交缠在一起,互相将身体毫无保留的交付对方。
  张漠的手这个时候也没闲着,他一手环绕过晨月海的背部揉搓着她弧度丰满
的臀肉,一手轻轻隔着衣服揉捏着她的傲人胸部,张漠的小兄弟可经不起这种来
自于熟女的刺激,一早就挺立了起来,顶在了晨月海的小腹之上。
  晨月海刚刚经历过感情上的大起大落,此刻正需要张漠的安慰,两人互相抚
摸接吻了一阵子,就开始互相脱对方的衣服。
  张漠整个人长的比较高大,身高在一米八左右,体格跟现代的普通高中生也
不太相同,他在孤儿院没少干了体力活,虽然营养没有富家子弟那幺丰富,但是
他身上还是练出了不少结实的肌肉,手臂和小腹上的肌肉块不用力都能看得见线
条,一用力肌肉的鼓胀感便更加明显,胯下的那一条接近五寸的阴茎布满了青筋,
紫红色的龟头一下一下颤抖着,似乎在表达着对眼前女人身躯的无限渴望。
  晨月海的身体则充满了女性的成熟韵味,胸前一对36D的乳房如羊脂一般
白细润滑,中等大小的乳头居然还保持着鲜红色,没有赘肉的光滑小腹,下面就
是一片萋萋芳草,紧紧夹起来的大腿根部跟一小片柔顺的阴毛组成了神秘的三角
地带,引人无限的瞎想。
  「晨姨,你好美!」张漠的心跳逐渐加速,血液流速越来越快,两人都尽情
欣赏着对方的肉体,张漠因为没有什幺性经验,晨月海便善解人意的主动上前拉
起张漠的手,把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胸脯上。
  张漠轻轻揉搓着晨月海的饱满胸部,只觉得这手中的乳房比想象中的要柔软
许多,毕竟晨月海的胸部没有下垂感,一直是那样的挺翘,晨月海微笑着轻抚张
漠的短发,温柔的说道:「用力一点也没关系,女人的身体没有那幺脆弱」张漠
闻言便加大力度刺激起晨月海的乳头,很快晨月海的乳头就开始充血勃起,张漠
在享受这对柔软大奶子的时候,晨月海也有了动作,她轻声呻吟着,素手慢慢攀
上张漠胯下的阴茎,轻轻撸动起来。
  这一撸可把张漠刺激的不轻,他纵使有过手淫的经验,却也抵挡不住这种温
柔攻势,加上眼前淫肉,鼻中魅香共同作用,晨月海几下撸动张漠便有了射精的
冲动!
  晨月海虽然已经很久没有做爱,但是她依靠以往的经验以及女人对性的直感
便能猜到张漠想要射精了,于是晨月海手部微微加大力量,快速上下撸动着,阴
茎的包皮被她撸的前后伸缩。
  「啊…啊!!!」
  「哦…啊…宝贝,快射吧,尽情的射,射在我身上!」两人呼吸加速,张漠
肉紧地挺着鸡巴一直往前拱,几秒钟之后便大吼一声把龟头顶在了晨月海肉感的
小腹上,晨月海撸动速度瞬间减慢,跟随着射精的频率慢慢发力,引导着射精的
脉动。
  「噗呲!噗呲!噗呲!」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
  射精持续的时间与射出的精液量大大出乎了两个人的预料,一般的男性射精
能间歇性喷出4- 5次,但是张漠却整整发射了十多次精液,白浊浓厚的精液冲
击在晨月海的肉体上,然后慢慢顺着她的阴毛ヽ大腿流到了地上,大量的精液居
然都把晨月海的脚丫全给浸湿了。
  射精过后,张漠大口喘着气,紧紧环绕在晨月海胸前和臀间的双手慢慢松开,
然后捧起晨月海的脸颊,再次跟她深吻起来。
  两人缠绵了一阵子,晨月海又感觉到了张漠阴茎的勃起,她松开嘴唇,微笑
着小声对张漠说:「来我的床上吧。」张漠点了点头,晨月海牵着张漠的手,一
步步走向卧室中的床边,然后让张漠坐在床上。
  晨月海两条洁白而又健美的大腿张开,蹲在床前,轻轻捋了捋耳边的发丝,
然后一双媚眼直勾勾的看着张漠的眼睛,张开檀口便把挺立起来的阴茎含了进去。
  张漠的注意力则集中在了晨月海张开的大腿根部,刚刚射出来的白色精液还
有不少挂她在小腹下那片阴毛上,但是阴阜下面的阴唇和那神秘的桃花源却看不
得见,这种若隐若现最是诱人,张漠的阴茎在晨月海的口中再次恢复雄风。
  晨月海服侍男人的技巧确实有那幺一手,嘴巴张的很大,每一次含入都把整
根阴茎吞没,龟头都能顶到她的喉咙,舌头自然也不会闲着,一直绕着张漠的阴
茎打着圈,这种口交架势,好像这肉棒里面有什幺能让她延年益寿、永葆青春的
灵丹妙药一样,吃的那叫一个尽职尽责。
  一个丰满成熟的魅惑熟女蹲在自己胯下,张开着一双大腿为自己卖力口交,
这种感觉根本不是张漠这种未经人事的初哥能承受得住的,晨月海前后吞吐了几
十下后,张漠又有了射精的冲动。
  「啊…晨姨…我好像又要…」张漠倒吸一口冷气,极力忍耐着。
  这次晨月海可不能让他随随便便就这样射出来了,她停下了口交动作,然后
站起身来,轻轻抚摸了一下张漠的龟头,然后把自己的中指轻轻插进了早已经湿
润了的阴道中,笑着说道:「这次要射在这里面。」张漠身为一个初哥,却没有
像很多男人第一次做爱一样迫不及待的就插进去一顿左冲右突光速般的就交了自
己的的第一次,他看着晨月海丰满白皙大腿之间的神秘地带,说道:「晨姨,我
想仔细看一看你的下体。」晨月海一听张漠的这个要求,脸顿时红了起来,晨月
海在这段时间一直很主动,她之所以能抛却她一直以来的矜持,一是因为失而复
得的喜悦让她情意迷乱,二来就是为张漠服务的时候,张漠的感官享受让她备受
鼓舞,给予张漠性刺激的时候,张漠的表现让她充满了成就感,所以晨月海便显
地有点放浪淫荡,而现在张漠突然要求看她的私处,晨月海的害羞劲与羞耻心就
占据了心理的上风。
  虽然非常害羞,但是一想到自己以后一辈子都可能要跟着张漠,晨月海便两
眼一闭,快速的仰躺倒在床上,然后双手掰开自己的大腿,让自己的阴户完全暴
露在了张漠面前。
  张漠兴奋的扑倒在床上,然后仔细观察起晨月海的阴户。
  晨月海的阴户很有美感,张漠在同学手机的A片中已经看过不少女性的阴部,
但却从来没见过形状如此完美的,很多女人的阴部都多多少少有些怪异,比如有
的阴唇过于肥大,有的阴唇又太小,有的整个儿阴部都是黑漆漆的一片,晨月海
的阴部非常完美,粉嫩而且大小合适阴唇,略微有点勃起的阴蒂,整个阴唇四周
没有什幺多余的阴毛,阴毛都长在了这个漂亮阴户的上方。
  张漠痴迷地欣赏着,然后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他好像有点明白为什幺晨月
海的丈夫会结婚后不久就死掉了,这种完美的女人,有不少都是克夫的,而很多
能够旺夫的女子,大多数都是丑女。
  「还还没有看完吗?」感受着张漠充满欲念的眼光,晨月海感觉自己的第一
次高潮似乎马上就要来了,如果光这样被看着就看出了高潮,那未免也太丢人了,
结果刚刚问出这句话,张漠就附在晨月海敏感的阴蒂上舔弄了起来。
  「啊…啊!!小漠,不要!…哪里好脏的!」晨月海遭受突然袭击,整个人
想一只虾米一样弓起了身子,想被口交和害羞两种情绪在她的心中来回拉锯着,
可是张漠可不管她嘴里面的话,女人说不要肯定就是想要。
  舌头先是在阴蒂周围舔弄,有一下没一下的触碰着阴核,让晨月海很是上火,
挑逗的够了,便把手指差劲温暖湿润的阴道之中,舌头也开始加大对阴蒂的刺激
力度,张漠舔弄的正开心,在晨月海的一声浪叫声中,大量潮吹出来的阴精充满
了张漠的口腔,射的他满脸都是,张漠抹了一把脸,总算是感觉到了一点男人在
性爱上的主动感。
  反守为攻之后的张漠总算要开始自己的破处之旅了,如果让张漠自己选择体
位,张漠还是喜欢男上女下,而不是被一个女人骑着干,虽然各有风趣,但是毕
竟是第一次,不能堕了男人的脸面。
  张漠扶着胀大到了极限的阴茎,用一个最标准的正面插入的姿势,找准晨月
海的阴道口,慢慢插入了进去。
  晨月海的阴道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接纳过男人的肉棒了,这一插进来顿时有了
一点点刺痛感,好在两人的性器都经过了丰富的前戏运动,晨月海的阴道里面很
是湿润,肉棒上面也有唾液润滑,插入的非常顺利。
  「啊!!」
  「嗯!」
  「啊…晨姨,你的小穴里面好舒服,好温暖…」
  「小漠,你的大鸡巴好硬,插得好爽…用力用力!」交合的一瞬间,张漠感
觉两人不仅仅只是粘膜上的接触,灵魂似乎也交融在了一起,晨月海看到张漠舒
爽的表情之后再次放荡了起来,她淫笑着一手抚摸着张漠的胸膛,一手揉搓着自
己的乳房,张漠用生疏的动作一下一下耸动着,在晨月海的阴道中寻求着性刺激,
晨月海开始在张漠这个初哥面前使用除了她不算很多的性交技巧,伴随着张漠生
硬的抽插收缩起阴道,温暖湿润的阴道肉褶刮擦着张漠的龟头,就这样抽插了几
十下,酸麻的性冲动再次在张漠的脊背之中流转,与此同时,胯下晨月海的叫声
也渐渐大了起来,似乎也是要高潮了。
  「啊…晨姨我要射了我要射了!!晨姨!!!」张漠伏在晨月海身上大声嘶
吼出声,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摆动着腰部,坚硬到了极点的肉棒在肉穴中左冲右突,
两人一边大声叫喊着一边肉紧的拥抱在一起!
  「射了!」
  「啊啊啊啊啊啊!射吧,射在妈妈的子宫里面!」张漠猛的向前一拱,瞬间
把自己的龟头顶在了晨月海的子宫口,晨月海的子宫口早已经做好了接纳张漠精
液的准备,柔软的阴道粘膜紧紧包裹着坚硬的阴茎,龟头马眼射出了浓厚的精液,
一股又一股的全都射进了晨月海的子宫之中。
  这次射精的持续的时依旧非常长久射出的量也非常大,晨月海的阴精跟白浊
的精液在子宫中激烈混合,晨月海第一次感觉到了子宫的饱胀感。
  张漠趴在晨月海的身体上喘着粗气,两人都在享受高潮后的余韵,张漠从晨
月海高耸的乳峰之间抬起头来,问道:「你刚才…说了什幺?」晨月海脸红了一
下,说道:「我…我没说什幺呀。」「我听你说…妈妈?」
  晨月海把头转到一边,用弱弱的声音说道:「如果你不喜欢,我以后就不这
样说了。」张漠笑了,他用嘴慢慢吮吸着晨月海的乳头,说道:「那以后我就喊
你妈?」晨月海一愣,然后微笑着伸手把张漠紧紧搂在了胸中。


相关链接:

上一篇:聚会的风险 下一篇:最近第一次让女友跟别人睡了

评论加载中..
Copyright © 2011-2017 淫荡熟女-淫色人妻-成人视频网 版权所有